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10-20 09:29:40

上人不是要我们只拜一万拜就停了,而是要我们继续拜下去

不可思议的礼拜
◎郭亲觉 文 (澳洲楞严经讲修班学员) 何世麒 英译

或许我们从来都不曾去深刻地体会到,在一个看似平凡无奇地拜佛动作里,对于某些即刻需要帮助的人,甚至对这法界的一切,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于是,在这重复的过程中,日复一日的佛事里,难免让人感到枯燥;久而久之,就变得轻率和敷衍了事。

大概是念〈楞严咒〉的关系吧?它唤醒了我深眠的自性,我发觉到日常所思所做的罪业积集得有多么深重;我是应该向地藏王菩萨礼拜忏悔,时时都需要忏悔,因为我们造罪业的心从来没有停止过。以前的我并不喜欢礼拜,但因为皈依上人的关系,要拜一万拜,所以我开始持续性地拜佛。在礼拜的过程中,我渐渐地体会到拜佛的重要;同时明白,原来上人不是要我们只拜一万拜就停了,而是要我们继续拜下去。

当我开始礼拜时,一有妄想生起,我想起上人曾说,他一生之所以有成就,主要是在于“专一”,也就是不打旁的妄想。所以,每当心动念起时,我都会尽量将这向外奔驰的妄念,收摄回来;也从学习控制妄念中,体会到六大宗旨里的不争、不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语的重要。原来大部分的妄想根源,皆来自于争、贪、求、自私、自利、妄语,也可以说是“贪、瞋、痴”;因此,发菩提心也就变得相当重要。

这一天晚上,在读完《华严经》后,我便开始向地藏王菩萨礼拜,在这礼拜的过程里,我心无杂念,一拜接着一拜。突然间,脑海里出现了一幕影像,我看见一片海,在海里的人,因为浮现在半空中的地藏王菩萨所射出的光,而往上升。我想:“大概是妄想吧,不理它!”但接下去再拜时,这影像并没有消失,依旧如此清晰;于是我便仔细地注意这画面片刻,并接着拜,不知什么时候它也就消失了。

事后,当我再回想这一幕时,我不再把它当成一个毫无意义,应该舍弃的妄想;而是把这一幕,放在我心底。每当我被境牵而心慌意乱,妄念纷飞时,我便想起那些因被菩萨放光照射,身着白衣而往上飞的“人”。

我试着想,平常不论打坐、念经、礼拜,我们往往无法很快感受到做这些佛事,对我们的帮助,因为和某些人比起来,我们善根多的关系,所以很难体会到修行的功德。这就像天天都可以吃得很饱的我们,不知道什么是饥饿一样。

所以,我们便很容易地去忽略,不珍惜眼前这份难以得遇佛法的福报,也体会不到“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及时修行的重要性。好似在台湾,一块钱掉到地上,人们都懒得弯腰去捡;但这一块钱,却可以让远在非洲的一个小孩子,得到一天的饱足而不受挨饿。在我们一刻都懒得去做的佛事里,不知道就是一个礼佛的小动作,都可能让地狱一个受苦的众生得到安乐。我从来都没去想过这问题,直到有了那次的经验。

摘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43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上人不是要我们只拜一万拜就停了,而是要我们继续拜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