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9-3 09:47:16

学经之外,师父上人还特别着重〈楞严咒〉、素食与静坐

本帖最后由 金刚菩提海 于 2020-9-3 09:50 编辑

乱世里的定心明珠
◎比丘尼恒持法师 文孙丽钰 中译

过去未来世 现在诸导师无有说一法 而得于道者佛知众生心 性分各不同随其所应受 如是而说法  ── 录自《华严经》〈菩萨问明品〉第十
佛教徒怎样决定专修何法?所有的行门中,哪一种最适合我、你或他?我们当采取何种标准来选择这一生的功课?此即我觅得佛教之后所思考的问题。

60年代末,我此生对佛教的寻觅,导引我来到旧金山中国城的佛教讲堂。当我在那小小厅堂,与一小组人在师父的指导下静坐时,我想:过去生什么因缘,使我此生此刻遇到佛教?更重要的是,我开始检视此生需播下何种种籽,方可来生、多生皆能与佛教续缘。

一小时接着一小时,坐在那简朴厅堂的长板凳上,省思着我对我们睿智的导师──宣公上人──的最初印象。他的教导所呈现的智慧,在我心灵中深深共鸣,回荡于记忆之中,存乎于神思之外。他谦然怀德、他蔼然行慈;并且,我确信无疑的一点,他对我们每个人由里到外都看透了,为了维护我们的自尊,总以正面的方式栽培我们。

那年夏天,师父讲解《楞严经》,并勉励大家勤学此经。学经之外,师父还特别着重〈楞严咒〉、素食与静坐。他告诉我们,释迦牟尼佛遗留给我们丰富的遗教之外,也早已指出,我们所置身的这个世界和时代,人类会导致法灭乃必然的趋势。

课程结束后,我恢复静坐;我发现自己的视野拓展了,包括如何导引我在佛教的未来,乃至于我能做什么,以确保佛教未来。我想,那便是我初发心萌芽的时刻吧!我愿做个佛教徒,并给予当下及未来的世人成为佛教徒的机会,大家一起同臻圆觉。

现在,我已知此生修行的方向;我要努力让此种非常之教法及修练保持生生不息,因为它们的消亡,正是宣告佛教毁灭的开端。师父已告诉我们了,此法即为《楞严经》与〈楞严咒〉;我能做什么,维持它们于不坠来续佛慧命呢?我可以每天翻开经典,并读诵、研究,甚至背诵它;我可以加入英文译经的行列;我可以熟背此咒,然后尽可能勤加诵念;我可以奉经教为行事准则,并与诸有缘,一起分享此经咒为职志。

这是个不完美的世界,我们也不是完美的人。生命充满相对性,我们常置身在矛盾之境,迫使我们只有两害相权取其轻。要在这些无止境的对生境况中找到出路,必须具有勇敢的意识,与浴火重生、前仆后继的意愿。掌控混乱,并保持安稳和清醒,是我们一生的挑战;这需要具备保持警觉的智力──这就是在经验整体中的动力、在面对选项的平衡中点;此外,行事不失灵活通融,亦永不丧失原则。

对我而言,我是不可能独力做到这些的;此乃为何自第一天从上人那儿接触到《楞严经》与〈楞严咒〉后,我便对它一直笃信不移的原因。我们居住何等世界、如何应付它、如何修行才能一脱永脱它──此经之种种诠释,即是我日常修行必读的指引。此咒之净化旋律与其无形力量,亦常令我惊叹难息。从第一个音节到最后,反复地一遍又一遍,它就像一根定心线,借着它的大威神力织入我生命的经与纬。

摘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35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学经之外,师父上人还特别着重〈楞严咒〉、素食与静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