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8-18 09:48:28

学佛不能等老了,等老了之后,可能就晚了

知苦乐法同登彼岸
◎查亲龙 讲于2003年3月22日万佛圣城大殿郑果薇 英译

诸佛菩萨、师父上人、各位法师、各位善知识,我叫亲龙。首先感谢佛菩萨、以及上人在冥冥中的帮助,使我从中国千里迢迢来到万佛圣城,有机会能参加这个法会。我想谈谈自己在这里一年的感想,我可能就要回中国了。

第一个我想说的是正法难求。我开始信佛,是十几年之前,大概有七八年的时间,有什么急难事就念念观音菩萨,求求观音菩萨,都是临时抱佛脚,也不注意戒律,也不注意平时的修行,而且我看周围很多人,就是我们旁边很多人也是这样的。

自从接触宣公上人的开示,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佛教,佛教观念是要找到真正的自我、自性,不要上了自己这个眼耳鼻舌身意的大当,这是我的第一个感受。到了万佛圣城之后常常打坐修行,我感觉这个不光是要了解,还要去修行,去证得,所以说,我非常有幸接触到上人的教法,也有幸能到万佛圣城来修行。

现在我们大陆,这种正法的确是非常非常难得,所谓正法不行,邪法就出来了,有很多我周围的同学走上歧途。我自己在学佛的路上,也是充满了很多险恶,也差一点误入歧途,所以在这里再次感谢上人,以及上人讲的《楞严经》对我的帮助。

第二件我想说的是感到人生之苦。这是我来美国一个星期之前发生的事。我有一个伯伯,也就是我爸的哥哥,以前身体是非常的好,红光满面,精神非常好。他后来有一段时间感到有点不舒服,他们家的人也没有管他,他自己就吃了一些补药,他并不知道这个补药对他反而有刺激作用,后来他到医院去检查就说是癌症晚期几乎没有救了。因为他是农民,也没有钱,他就要求回家,回来之后就是在家里等死。这个病情一旦知道之后,变化就非常快,因为他们家离我们家很远,我父亲去看他的时候,他几乎就不行了,话也不能说了,可能他心里还是明白。我父亲去看他,他就流眼泪了,话就不能说了。他知道他的弟弟来看他,要走的时候,他也在流眼泪。因为我曾经给他佛教的阿弥陀佛录音带听,可能他以前也没有学过佛,听了之后他说:“这个干嘛?看到这个,心里头很烦。”所以说学佛不能等老了,等老了之后,可能就晚了,所以我们要抓紧这个宝贵的时间。

另外一件事就是我来美国之前,我爸生病大概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他整天畏缩在床上,坐坐坐坐。我母亲因为也不在家里,离家很远,偶尔回去看他,感觉他非常苦,他也跟我母亲说过几次,他太难受了。那时我也不在家,然后我母亲就到我奶奶的坟墓上去磕头,就说:“把你儿子带走吧!”三天之后,他就去世了!去世之后我母亲给他换衣服的时候才知道,因为请别的人照顾他,照顾的时候用的热水太热,把他的皮肤全部烫坏了没人知道,他也说不出来,只有哭,所以给他换衣服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块好皮。

这两件事促使我去年来参加观音七,这是第二次,总觉这一年有很多进步。第一次来因我从来没有打过坐,不知道怎么坐。

我以前就是念念经,根本就坐不住,我的腿是非常硬的,现在经过训练之后,可以坐一个小时,主要是忍,这是我这次的收获。因为我知道坐禅的好处,所以我选住的地方,离法界宗教研究院很近的,每天早晨六点钟就去坐禅一小时。

坐禅中腿疼是很苦恼的事情,因为会坐不住;另外一方面又感到腿疼也有它的好处,因为腿疼每天不困,不会感到想睡觉,每天早晨天还没亮,我就去柏克莱佛寺,是比较困,但等打坐完毕出来之时,就感到自己精神非常宜爽,感觉非常好,所以腿疼也有它的好处,这是我自己的一点体会。

最后,我有一个最真心恳切的心愿,各位法师,日后如果有机会,请到大陆去宣扬上人的佛法,让很多饥渴的大陆人民能够听到正法,能够把这个失去的东西再找回来,这是我最真诚恳切的希望。

摘自 《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07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学佛不能等老了,等老了之后,可能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