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7-16 11:11:26

〈占察忏〉是地藏菩萨亲自教授的忏法,能速除诸障,增长坚固清净的信心

信念——参加2005年万佛圣城地藏七有感
◎张丽华 文凌峰 英译

《地藏经》是我十一年前看到的第一部佛经,当时就有很大的安稳感觉──即使是在地狱中,也还有这样大慈悲的菩萨为做救护。平时每年在自己生日时,为父母念七天的《地藏经》;我奶奶及其它亲属去世时,我也是念《地藏经》回向,自以为是净宗弟子。

去年我四十岁,想想不要再为自己而活了;在失业以后,就发心回国,广结有缘。业障重故,做错了事;回美以后,确实感觉到命不久常、恶业难逃的极端恐怖。在那样染污的状态下,自知与净土不相应了,净信已退;可怜地到处寻求依怙,最后,还只有乞求大慈地藏菩萨。因为地藏菩萨最能了解我这样的障重众生,不能勤修无常观、不净观及无我观等,无法自已,难免起诸罪障。虽然一直发心拜〈占察忏〉,但只是在今年四月初一,才终于开始坚持每天至心礼拜忏悔。〈占察忏〉是地藏菩萨亲自教授的忏法,每一拜都有详细入里的观法,能速除诸障,增长坚固清净的信心。

由于我意志平庸、心力散乱,并没有什么殊胜的境界;只在第一天的晚上,梦见自家园子的障子边上,有一棵小桃树,上面还没有果,而地里的玉米倒是长得很快、很大。我知道,那是“逃脱罪障的树已生,虽没有果,但是资粮生长得很快”的意思。

拜〈占察忏〉,越来越感受到地藏菩萨的大慈之心;无数劫来,不知这是第多少次了,我劳累菩萨来救护。现在打七中,才知道:在人生道路上,当我跌到最底层时,那一点不屈而要回转的心力,是来自于地藏菩萨的大愿力;我的任何小小的善根,和所发起的任何正愿,都是大慈地藏菩萨一次次把我从罪业苦道中救脱、又教我在正法时所栽培的。于是在内心深处,对地藏菩萨的愿力,生起确实的、从未有过的信心;那一刹那,满眼含泪,甚至膝盖都在颤抖。

在拜忏的这段时间,我从未有过如此地爱乐法,知道只有法才能带来清净。虽然罪性本空,但从虚妄颠倒心起,无有定实而可得者;但还需要不断连续地用功,心才渐渐显现清净的法。有时我会怀疑,我真的可以净除罪障吗?比如有一天早晨走进佛堂,心中感叹:“菩提涅槃,尚在遥远!”而坐下来翻开《占察经》,正好看到地藏菩萨为怯弱众生而作的善安慰,说:“一切诸法,如梦如幻;烦恼生死,性甚微弱,易可令灭。烦恼生死,本来不生,实复无灭;自性寂静,即是涅槃。”有时失望于没有见到好相,可是想想:世间再没有比发菩提心、愿救度一切如母众生,更大的功德了!无论如何,我都要依地藏菩萨大慈之力,才有与众生共出苦轮的希望!

在《占察经》,地藏菩萨为我这样的钝根众生开示“唯心识观”;一切的境界,都是自己的心所现。见到好的人事物,是自己的心柔善了一些;如果周遭的人事物几乎不可忍受了,就知道那是自己的心有问题了,该打七了!

最后应该提到的是:这几天里,我深深赞叹万佛圣城处处可见的,用全部身心,无私地护持三宝的人们。我也第一次了知:自己一直以来,对老和尚所讲的法,以轻忽心看过,而失却真实利益的过失。

我要牢记:在我最恐怖、最绝望的时候,只有地藏菩萨可以做为我真实的依怙之主。地藏菩萨又教我如何忏悔、如何修习唯心识观;甚至我回国时,称念一万圣号,来回都没有时差。真是无微不至地照顾,处处安慰开导;如此的大恩德,想起来就感激不尽。所以无论今生能否得见好相,我都要以现前暂时生起的希有清净信心,继续至心殷重地忏罪集资,学习护持三宝,速修止观,往生西方;然后追随大慈本尊地藏菩萨,于十方世界救苦众生。

摘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35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占察忏〉是地藏菩萨亲自教授的忏法,能速除诸障,增长坚固清净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