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6-20 15:24:42

哪一天你会背诵这首歌,那一天你就不会有烦恼

佛法解码
◎恒实法师开示于法大暑期译经班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编按:参加此次译经班的成员来自不同的背景,有出家众、法界佛教大学学生、访问学者,以及正在翻译佛教典籍的译者。

我们在柏克莱圣寺和华严经翻译研讨会正在讨论的其中一个议题就是“佛教代码”;有一种很好的媒介叫做“四字成语”,它言简意赅地彰显了佛法教理。后世称这群致力构思四字词语的人为天台教观,即天台学派的主张和观点。有一种讲法的方式就是讲者不断重复四字成语,其它什么也不做。有人可能会说,“什么?我听不懂!”因为听众一个字也听不懂,就以为这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

这就叫文字般若,就像在装了冷水的杯子里丢入几片茶叶,会发生什么事呢?(杯里的确是茶汤,但却毫无味道可言。)如果没有真修实证的四字词句就像是顺口溜,无法真正与你的心相应。

也许更好的比喻是,穿着鞋走路,无法得到实在的感受。通常,四字词语与其背后的教理相关,这些代码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冰山的底下蕴藏的是先人的苦修、尝试、失败、再尝试,最终取得成功的完整经验。

当我们从事翻译的时候,我们希望对这些故事给予一定的尊重,因为这些故事都代表着真实的人生。作为一名佛教徒,当我出现在其它团体面前时,我必须谦卑。我穿着长袍,剃去头发,你们就认为我是个佛教徒吗?好吧,我想知道这些故事在我内心有多深?我是否完全吸收新版的故事,有关谁拥有力量?是谁拥有正法藏?那么,最终的答案都是我们自己。

宣公上人在东北的一个农村长大。然而,他的自性如此显现,所以在母亲去世后,他决定要倾听并讨论道理和偈语。为什么要庐墓三年呢?好吧,你们说是因为孝顺,没错,但是他从中学到了什么呢?据我所知,上人帮助他的母亲免于轮回再来做他的母亲,让母亲可以去修行。上人庐墓三年,用功诵经持咒、修行、回向,以结束和母亲的业缘。为什么?这是因为上人非常明白母爱的力量,母亲会为了孩子付出生命,但是不会去修行;母亲会竭尽所能,让自己的孩子能够修行。上人深深明白这一点,他说:“不可以的,母亲,您已经尽力了。我要您修行证果。我用三年的时间陪在您身边,这样您就不必再见到我。”

我正在进行《证道歌》的翻译工作。谈论这个题目相当适合,因为上个周末我在温哥华。1985年,上人每三或四个月会去一次温哥华。讲法后,上人会下来坐在沙发上,在佛堂后面的韦陀菩萨像前坐下,大家也围坐着,听上人讲故事、讲开示。

有一晚上人开始念诵《证道歌》,他花了17分钟诵完63首偈颂。之后,上人对我们说:“如果能记住《证道歌》,哪一天你会背诵《证道歌》,那一天你就不会有烦恼。”这就是关键所在,烦恼长久以来对我们不断地伤害。

我就开始努力背诵,也记住了很多年。我当时确实用中文背诵《证道歌》,但是如果没有经常吟诵就会忘记它,但是我的确曾经会背《证道歌》。我把它抄在三英寸乘五英寸大小的卡片上,午餐的时候,一边吃着豆腐和地瓜叶,一边背诵它。(我会把卡片翻到背面,然后背诵。)遗憾的是,我仍然有烦恼,我想我没有真的记住它。

无论如何,我认为《证道歌》实在太好了,我想为不懂中文的人翻译它。于是我开始搜集资料,有罗伯特•艾金翻译的虚老版本,有龙华禅寺的版本,还有多人参与的法总版本。现在这个版本包括师父的浅释,以及他在1965年首次讲解《证道歌》时所发的愿。所以这是上人早期讲《证道歌》的版本和当时的翻译。法总中文编辑部在网路上有很多不同的版本,这是当时的翻译。佛经翻译委员会和网络上也有许多不同版本的《证道歌》,因此我们将尽快完成它。

我们每天都沉浸在佛教音乐中。我们有什么呢?我们有圣号──南无观世音菩萨;我们有经咒……,每种都有其音乐格式。另外,我们还有很多平时人们很少谈论的歌曲;我们有赞颂:〈弥陀赞〉。

基督教有唱赞美诗的传统,佛教也有。因此,我们拥有所有这些不同类型的音乐风格。在佛教中,我们也有各种歌曲,而且是用来唱的。如果翻译的时候没有考虑节拍,那么这个翻译就让作品失真。因此,当我看着《证道歌》时,首先注意的是写歌的玄觉大师,他也叫永嘉大师,是永嘉这个地方著名的大师,他的名字叫玄觉。《六祖坛经》里有关于他如何悟道的故事,他是〈机缘品〉中谈及的开悟高僧之一。他去拜访六祖时,绕六祖三圈,却不叩头顶礼。六祖说:“唉呀,你真是个贡高我慢的人,是不是?”玄觉大师立即回应,他与六祖大师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对话,请看《六祖坛经》。

一宿觉之后,他就返回永嘉。我试着分析《证道歌》中的63首偈颂。在我看来,似乎没有什么特定的模式,也没有什么特定的主题;有时两首偈颂会谈论同一件事。但为什么按这样的顺序,很难说,我什么也没有发现,我认识的其他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因此,我相信他所做的是,他在唐朝时期走遍中国所有不同的寺院、庙宇和散居的社区,收集了各种开悟偈。当我读到《证道歌》时,感觉好像有人在我面前说:“开悟!开悟!”他们抓住你喊:“开悟!你还等什么?”活生生的,就在你面前,直抒胸臆,而不是文学作品。他也谈了种种虚妄的相,详细列出三毒、五蕴、四谛和六度。但更重要的是,你感觉到这个和尚开悟了。如果在西方音乐中有什么类似的流派,我想可能是“嘻哈音乐”。因为“嘻哈”是一种起源于街头的音乐形式。这是人们把生活经验用现在的语言来表达,在语言上是生动的,对吧?因为那是面镜子,反映人们真实的体验;这就是我在《证道歌》里发现的。

我读英文译本,有关《证道歌》的学术译本相当多。他们把永嘉大师列入诸天之一,在图书馆里束之高阁,但永嘉大师不是那样子的,他是在街上告诉你:“开悟!”如果你想知道永嘉大师是什么样的人,请读读《六祖坛经》,看他如何和六祖打机锋。六祖说:“哦,你可以了,你已经明心见性了。”他是无所畏惧的,这是我从经文中理解到的。

我想用英文把这一点表达出来,让它可以唱,让它感觉很生动。我们的译本其中使用很多被动语态。《证道歌》是一个开悟的人写出来的,但是这个译本毫无节奏感。“顿觉了。如来禅。六度万行体中圆。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这是很有韵律的,但有三首偈颂,是没有韵律可言的。

因此,我想借由这首歌让你们知道我怎么用音乐诠释六祖。这里有一个旋律上的问题,永嘉大师是用何种旋律?这是一个问题。我们不得而知,当然也没有录音可参考。乐谱上也没有记录旋律;也或许乐谱只记录了旋律,却没有节奏。古琴谱上有旋律,但是我们无从得知它是否是四四拍子的华尔兹节奏。所以我的猜测是,永嘉大师可能是采用街上人人琅琅上口的调子,就像跳绳时唱的歌一样:“我妈妈说选择最好的一个,然后就出去。”意思是你该跳出去了。大概就像这样,因为我听过上人唱过,上人的版本是这样……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渊远的音乐风格。我把它寄给了一些乐友,包括彼得•罗恩,他和比尔•门罗、蓝草男孩一起演奏。还有艾利森‧艾基和裘蒂‧史黛彻尔这些专业的音乐学者,我们想到了“盲人提琴手”这首歌的旋律。它的旋律是这样的:

心镜明。鉴无碍。廓然莹彻周沙界。万象森罗影现中。一颗圆光非内外。心是根。法是尘。两种犹如镜上痕。痕垢尽除光始现。心法双忘性即真。
每首偈颂都是直指开悟的心,这些偈颂如此有力量。当你把它翻译成英语,并且唱得像西维吉尼亚人一样道地,它就变成我们的歌了。

别了,善与恶;别了,失与得。寂静中,你永不再问。你的智慧之镜曾经污垢层层,从未擦干净。如今,它闪闪发亮,纤尘不染,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的意思是,请告诉我,那是中文的意思,对吧?当它以一种我们美国人可以接受的方式表达,它就归化成我们的故事了。你知道,当你去看之前其它的译本,它们就没有变成我们能够接受的表达形式。这是第四首偈颂。

无罪福。无损益。寂灭性中莫问觅。比来尘镜未曾磨。今日分明须剖析。
这个英文翻译读起来就像热水壶或是吸尘器的说明书一样。没关系,因为我的出发点是要能够把偈颂唱出来,所以翻译的版本可能会与众不同。如果这是学术翻译,那肯定就不一样。好吧,我选出了三首与摩尼珠有关的偈颂。你看地藏菩萨,他手里拿着什么?你看龙,龙就是在追寻那颗如意珠。观世音菩萨四十二手眼的第一手眼就是实现愿望的如意珠手。

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里亲收得。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颗圆光色非色。但得本。莫愁末。如净琉璃含宝月。既能解此如意珠。自利利他终不竭。
大家明白今晚的重点了吧?我认为,《证道歌》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需要的,它能帮助我们用正法、用悟道者的观点、用佛陀描述和流传下来的方法,来取代我们有关天地起源的原始故事。

因此,无论如何,谁能记住《证道歌》并且唱诵它,那一天他们将不会有烦恼;我自己仍在努力。我也还没翻译完。这里大约有三首偈颂有规则/不规则的韵律,我还没能够诠释出来。63首偈颂中,我已完成其中60首可以歌唱。通过歌曲的角度来翻译《证道歌》,使这个译本与众不同。

翻译各种文本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在文本中找到和我们自身文化相关联的要素,就可以辅助将作者的愿景向前推,我们的翻译版本就能真正与读者对话。将来,会有另一群人做得比我们更好,这是一个后浪推前浪的过程,当你开悟了,佛经会在你的自性中变得鲜活。阿弥陀佛。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第597、598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哪一天你会背诵这首歌,那一天你就不会有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