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6-13 19:22:52

凡从事屠宰业者,杀业必重;纵使收入多,决非好命运

本帖最后由 金刚菩提海 于 2020-6-13 19:25 编辑

心地与命运
◎ 张妙首摘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249、250期
命运,就是业因果报的体现。我们的命运,既不归天神主管,也不由旁人操纵,关键在自己的心地。一切由心造,心能造业,心能转业,这便是命运的根源。

唐代禅宗六祖惠能大师说:“一切福田离不开自己的心,能从自己的心田去寻找,是没有得不到感通的。”好像种地一样,种什么得什么,种善因结福果,种恶因结苦果。所以叫做“心田”或“心地”。

儒家也认为“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宋代著名理学家朱熹说:“人和器皿不同,如像笔只能是笔,剑不能变成琴。所以它们存在和毁坏时间的长短,是有一定的。人便不一样,因为有的人,昨天还是盗跖,今天可成为大舜。他的吉凶祸福,也便随着改变,很难说得定。”这些都说明:善业恶业,唯心所做;福报祸报,惟人自招。

下面这首诗,对于心地和命运的关系,揭示得既深刻,又明白。

诗曰:

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
命好心不好,福变为祸兆【注译 ①】;
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注释 ②】;
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夭【注释 ③】。
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注释 ④】;

命实造于心,吉凶惟人召。
信命不修心,阴阳恐虚矫【注释 ⑤】;
修心一听命,天地自相保【注释 ⑥】。

此诗前八句,将世人心地和命运的关系,概括为四种不同的情况。后八句,揭示“命由心造,境随心转。”和“祸福无门,惟人自召”的道理。并指出对待这个问题的两种态度、两种结果。

下面引证历史事例:

一、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

“玉历传钞”载,徐文敬公的太夫人,每天念观音菩萨圣号一千声,爱讲因果故事,劝人多行善事,并刻印“玉历传钞”送人。文敬公也刻印“敬信录”;经常救济亲友族人的困难,但并不自以为有功德。儿子徐本,后来任大学士(宰相),徐杞任巡抚(类似省长)。孙徐以恒任侍郎(类似副部长),徐景焘任道台(类似专员)。曾孙辈也多考中科名,家门兴盛,福泽绵长。

二、命好心不好,福变为祸兆。

“历史感应统纪”载,唐代李林甫,官至宰相,为人有才辩,工书画。可惜心术奸险,嫉妒贤能。凡才望功业在其上者,内心十分忌刻,表面甘言奉承,暗中设计陷害。他建一别室,结构曲折幽深,命名“偃月堂”,常在里面苦心策划,构想出许多使人家破身亡的毒计。所以史称其“口蜜腹剑”。但结果害人适以自害,后来七窍流血而死,死后被开棺戮尸,家产充公,子女发配为奴。

当李林甫未显达时,有相士说他有三十年太平宰相的洪福。后不久事败,责怪相士所说不验。相士笑谓:“相公确有三十年太平宰相的福报,应怪自己不知珍惜,折损太甚罢了!公任宰相时,广搜珍宝,纵情声色。一羹千命(鸭舌羹),盘菜百金(烧鹅掌),穷极奢侈之能事。仆从的享用,也可比富室。早已超过三十年宰相应享之福,后代还须为娼为奴以偿报。反责怪我所说不验,有此道理吗?譬如有人将一月的生活费,在一天内挥霍光,剩下二十九天要受饥寒,此乃理所当然,岂能怨天尤人。”李林甫听后,默然汗下。

三、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

“南洋佛教杂志”载,清代台湾嘉义州,林登章,为人诚实,不幸因事被诬告,关在狱中。林妻变卖家产营救,无结果。官府索银四十两,不得已卖儿得四十两银,便携银赴衙门,不慎在途中遗失。这袋银两却被一个用手代足、沿街讨饭的乞丐徐良泗拾得。徐当时心想,这笔巨款,失者可能自杀,便决定留在那里等待失主。果然林妻匆匆跑来寻找,徐问明后即如数还她。后来,县官知道林妻卖子救夫,乞丐拾金不昧的事情,大受感动,释放林登章,不受她的银两。林回家后,用此款经营五金店,维持生活。

徐良泗当天做了这件好事后,晚间仍回大伯公庙过夜。次日清明节,徐去郊外坟地讨乞,夜里宿地藏庙,半夜惨叫一声,惊醒香灯师,第二天醒来,瘫痪多年的双腿居然能站立。香灯师问经过,徐说:“昨夜梦见两个小鬼,一个抱身,一个抱脚,对拉。痛得我大叫一声,便昏迷过去,就睡着了。今晨起来,两腿竟然能伸直走路了!”

徐良泗从此给人挑水维生。林夫妻开店三年,生意兴隆,时常想念徐的恩德,但不知其姓名和住址。有一天,徐挑水到林家店里,林妻见他面貌很像恩人,但这人是站立走路,又不敢认。次日,徐又来,林妻上前询问,才知果系恩人,夫妻俩对徐叩头谢恩,留在店中居住。后来,林夫妻回广东继承其叔父的百万家产,便将在台湾的五金店及其它财产,全部赠送给徐。徐晚年,又将财产布施给一家医院。

按:徐良泗讨乞维生,又系残废。竟能面对巨款,不昧良心,归还失主。只此一念,便能消除夙业,转祸为福。

四、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夭。

“离苦得乐必读”载,浙江人邵倪,世代都是屠夫。一夜,梦见一群猪对他说:“我们都是被你杀的,受了许多痛苦。现在你的恶业积累够了,快要受报应!”邵醒后,根本不信,次日起床照旧杀猪。因当天大雨,买肉的少,剩下许多,邵准备将剩肉挂在廊簷铁钩上,改日再卖。邵站在桌上挂肉时,因肉太重,勉强去挂,致猪肉跌落,反把手心倒挂在铁钩上。痛极大叫,救下后,人已昏迷。这时他家正在蒸酒,邵醒后看见酒槽,好像珍馐美味,就抓来吃,家人阻拦不住,弄得满身是糟,龌龊不堪,就像圈里的猪。呼号二十多天,才死去。

按:凡从事屠宰业者,杀业必重;纵使收入多,决非好命运。何况久操杀业的人,已经残忍成性。又加上不信因果,毫无悔惧,其遭殃受报,是必然结果。

以上四例,古鉴昭然。何去何从?启人深思!

中国近代高僧印光大师,对于此诗,备加赞赏。经常书写此诗赠人,并说:“此诗于心命二义,发挥周到。果能依之行,则命自我作,福自我求;造化之权,不归于天地鬼神矣。”总而言之,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有从心田去寻找;要想改造自己的命运,只有向心地去种植。

注 释 :

① 福变为祸兆:意为福报将变成灾祸的兆头,即是“福兮祸所伏”的道理。

② 祸转为福报:如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即是“祸兮福所倚”的道理。

③ 遭殃且贫夭:意为不但要遭祸殃,而且贫困、短命。

④ 心可挽乎命:一个人的心地可挽回或改造自己的命运。

⑤ 信命不修心,阴阳恐虚矫:不少人很信命运,只去算命看相,求神问卜,却不修省心地。这样阴阳颠倒,一切决不会顺利。

⑥ 修心一听命,天地自相保:一个学佛的人,应当时刻反求诸己,一切听其自然,任运逍遥;虽不求福报,而冥冥中常蒙三宝摄受,龙天护持,自然罪障潜消,诸事吉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凡从事屠宰业者,杀业必重;纵使收入多,决非好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