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6-8 16:17:20

不论你有什么过错,若能改,前途还是有光明的

本帖最后由 金刚菩提海 于 2020-6-8 16:19 编辑

台湾探狱之我思
林青青 文乐道 中译

学人非常幸运,能参加2006年亚洲访问团;在无数的美好经验中,最难忘、最震撼的,就是陪法师们去参观台湾花莲的三所监狱。两天行程中,造访花莲看守所、花莲外役监狱和花莲监狱。

法界佛教总会与花莲监狱建立关系,始于二十多年前,当时李志宏师兄请问宣公上人,是否可把正法传入监狱,来帮助狱中的同学们;上人回答:“哪里有苦的地方,我们就去哪里!”

这项指示,种下了法总法师们去监狱弘法的种子。自此,李师兄毫不疲懈地进出狱门,本着上人慈悲之教化,屡屡点燃同学们心中希望之光与鼓舞之热。(按:称受刑人为“同学”因以鼓励他们学习人生的新道路、具有新技术,成为未来有生产力的社会人士。)

限于探狱人数的规定,访问团只能有25位团员前往;有位法师说我可以去时,我真感激。一方面,当法师们在狱中转法轮时,我要做护法;另一方面,我在温室中长大,总被父母保护在世间险恶之外。我唯一见过的监狱,是在电视上,所以有点畏惧,因为我毫无所知监狱里会是什么光景。

可是当晚在忏悔时,突然地,我看见了地藏菩萨出现在我心里。我立即觉得很惭愧,心想:“地藏菩萨进入地狱的最深渊,去救脱无量无边苦,而且发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而我这儿,却害怕着陪法师去探访监狱,我算什么佛弟子?”醒悟后,向观世音菩萨求勇气;不可思议地,我的恐惧竟然化为法喜,因为我领会到以开放的胸怀来面对将要上的课程。

我们首先拜访的监狱,是花莲看守所。走过会客室,佩枪的守卫打开了第一道铁门,大家鱼贯地挤进两道铁门之间;在第二道铁门打开之前,我们后面的第一道门必须要再度锁上,这时,袭来一股强烈的体臭和粪便气味。当我们从一道上锁的铁门到另一道时,《地藏经》中的偈颂不断涌上我的脑海。最后我们走到第六道门,等那扇坚实的铁门打开时,我们走入一个庭院;迎接我们的,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同学们所念诵的地藏菩萨圣号。他们的声音是如此强劲、热切和庄严,我感觉震荡在这石壁庭院中的唱诵,似乎打通了我心中一些关闭之门,眼泪不觉滑落面颊。顿时我感受到:念诵佛号乃至一声,可救脱地狱之苦;诸佛菩萨的无量光──那一线希望与慈悲的光明,是如何烁破众生漫漫长夜的黯淡。

我也体会到我们何其幸运,能有善知识引导与善友提携,在良好的环境中学习佛法;不至于在打开心扉聆听佛的教法之前,就因误入歧途而导致坐监。

走入看守所的小佛堂时,当天我的第二个惊讶来了。我惊讶于这些同学和你我长相一样,言语相似,步伐无异;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必须穿制服。未学佛法前,我的主观、论断很强;现在我略有改善,因为我从上人那儿学到迴光返照。我现在想的是导致他们沦入狱中的因缘,而非责怪或批评他们所犯的罪。假如我爸是个毒虫,我妈是个酒徒,而且我从不知下一餐哪里可得,会不会我最终也入狱了?与一些同学的经历成强烈对比,我的父母放弃他们的一切,移民到美国,就为两个小女儿能有较好的机会;因此我岂能以自己无知的骄慢,去论断这些同学?

当我观察同学们如何接受法师们慈悲、激励的言语时,我对自己父母的感恩也多面性的增加。无论我们是在看守所、外役监狱或花莲监狱,我觉得有些同学视法师如同慈母悲父般。有时,了解到某人对你真心的关怀与信任,往往就可转境为善了。我听着法语时,真的很感谢父母带我亲近三宝。没有这二位善知识,我会仍然在苦海中盲目挣扎。感谢这些与同学相处而习得之教训;我发愿尽我所能地来帮助生生世世的父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以此方式来报答他们全部的慈爱。真不可思议啊!探访一所监狱,对人竟能有如此的激发!

行程的第二天,我们前往花莲监狱,因为有73位同学想皈依三宝。仪式就要开始前,一小撮观礼的同学也决定皈依三宝;一位团员表示皈依者将近百位。当我们全体居士、团员观礼时,都法喜充满。还记得那时有一位法师讲法时指出,倘若有人行一善行,就能感动身边的人也行善;同样地如果做一恶事,我们也能把人带坏去行恶。当天我们真的经验到:一撮人所行的善行,是如何地鼓舞了他人也同样去行善!

当皈依仪式进行到忏悔的部分时,我见很多同学唱诵忏悔偈时哭泣。在我也陪着哭时,上人“一切唯心造”的教言浮现脑海。我认为同学们的泪水如法雨,冲掉了他们自性、佛性上覆蓋的层层尘垢。虽然这些同学仍陷囹圄,我相信他们心灵已获自由;我也提醒自己:正因我身非陷囹圄,不可以尘劳烦恼拘禁自心。

探狱后数日,当旁人告诉我:我们所拜访的花莲监狱,女监已正式改名为“莲花精舍”,而男监则称“觉非精舍”;我对“佛法能改善人生”的信念,再次得到肯定。这好消息,令我忆起上人的另一个教导:“不论你有什么过错,若能改,前途还是有光明的。”但愿佛法之光耀引导我们都返本还原!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31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不论你有什么过错,若能改,前途还是有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