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5-30 18:36:04

从容自在赴莲邦(五)

本帖最后由 金刚菩提海 于 2020-5-30 18:37 编辑

从容自在赴莲邦(五)
◎魏镇西 文黄珮玲 英译
【与父亲相处的最后三年】

2003年二月中,得了感冒后,父亲身体状况逐渐走下坡;但他仍是一如往昔,做他固定的功课,并且打坐时间也加长了。每当他忆起其已逝的亲友,他就会端坐念佛,回向给他们。曾多次无意间,看到父亲端坐念佛时,庄严又专注的神情;这使我对念佛法门,产生无比的信心。

同年六月,他与其家庭医生长谈,父亲以平静的口吻与医生讨论他的后事,并签署紧急状况发生时,不急救的文件;令随侍在旁的我与家庭医生,对父亲的镇定与理智由衷敬佩。同年七月,父亲聚集我们兄弟姐妹五人,和我们提及他的后事;他希望自己能够平静地往生,只要子女能随侍在旁念佛就行了,不须要太麻烦别人等等事宜。

当时听到父亲对子女的自我告白之后,我虽然极力掩饰那份泫然而泣的心情;但是哀伤的神情,仍被父亲一眼看穿。他及时地安慰,并开导我说:

“人生百岁,总有走的时候。你自己要坚强,凡事要镇定,将身体锻炼好,如此才能修行。我到西方极乐世界,定能帮得到你!凡是与我有缘的亲友,不论他们信不信佛,我都会帮他们的!”

当时有位佛友因病住院开刀,出院后忍着病痛,打电话给父亲,向其倾诉她身心的痛苦与忧虑,并下定决心要专心念佛。父亲安慰她,并鼓励她一心念佛,不要理会身体的病痛,放下心中的烦恼,练习将佛号紧紧地咬住不放;如此,当大限来时,才能够不受影响。当父亲放下电话后,叹声道:“看这情形,她可能挨不过今年冬天了!我劝她要用尽全力念佛!”这位佛友果然如父亲所预言的,比父亲早走两周左右!西元2003年八月初,父亲写下一首“做人做事”,与念佛会的佛友们共勉:

靠山山要倒  靠人人要老能学要学好  能做要做到自立自强最好 自助助人最妙
西元2003年中秋节当日,由父亲口述,要我为他写下忏悔发愿文:

“愿我魏可正累劫的冤亲债主,能够饶恕我往昔有意或无心所犯下的过错;恳请您们现阶段不要障碍我修行,让我如愿往生西方净土,证得无生法忍,即刻乘愿再来娑婆世界,首先度你们离苦得乐。并发愿度尽无边的众生,以满菩提大愿,以回报佛恩及师恩!”

父亲将此文置放佛桌上,他礼拜佛菩萨之后,嘱咐我焚烧掉。

自西元2003年9月19日,至第二年1月23日往生这段期间,父亲一直是卧病在床,生活起居需要旁人照顾;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分为两班,倾全力地不分昼夜轮流照顾他,以回报父亲几十年来,一直守护着我们的恩德于万一。

卧病期间的前三个月,他仍坚持坐起身来打坐,并要我们扶他到佛堂上香拜佛,并将一幅他经常观想的阿弥陀佛像,挂在他的房间,他有空就念佛或观想念佛。只要他体力允许,我与妹妹就会陪他聊聊天,而他总是对其病痛处之泰然,未曾听他抱怨过。

他每天早上念佛,回向给他认识的亲友与佛友,下午及晚上,则是自己用功修行的时间。他并告诉我:“我常祈求观世音菩萨,让我今生就能了却无始劫以来所有的业障;即使有病痛,我也甘心接受,只要能够往生西方净土,今生就无悔了!”

有时在房间陪侍他,为了让他开心,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但是他似乎充耳不闻。有时问他:“爸!您不是常教我们要开心过日子嘛?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开心呢?”他就答道:“我死都不怕了,还怕哪里不舒服?不是开心,而是要专心!”原来他全心全意都在那句佛号上。

有时趁他精神较好的时候,就与他聊些有关念佛法门的理论与方法。曾请教他观想念佛的方法,他十分详细地告诉我观想的次序与方法;并说:“只要专心观想阿弥陀佛眉间的白毫,功夫纯熟时,自然就能观到阿弥陀佛的全身,当然这是须要禅定功夫的。”

偶而他会突然面带微笑,眼睛凝视远方,然后现出庄严肃穆、虔诚的表情,似乎进入一个旁人无法理解、也无法闯入的境界;每当此时,我即悄悄地退出房间,不打扰他。

十一月十一日,是先母的往生三周年纪念日;我们不想令父亲难过,大伙儿都避而不谈。可是当天中午,他却要我们扶他到佛堂拜佛;事后他语带哽咽地告诉我,他祈求先母保佑我们平安无事。父亲偶而也会有心情起伏不定的时候,但是最多不超过五分钟,他又提起佛号,专心念佛。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34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从容自在赴莲邦(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