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5-27 17:48:16

从容自在赴莲邦(四)

从容自在赴莲邦(四)
◎魏镇西 文 黄珮玲 英译
【与父亲相处的最后三年】

母亲的突然离世,使我伤痛不已,常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当父亲察觉到我的情绪失控时,就常常安慰我,并说:“你母亲都到了西方极乐世界,有什么好难过的?你应该高兴才对!”然后他教我如何专心念佛。或许受了父亲的影响,念佛时杂念渐少,于是丧母之痛,随着一句句的佛号,慢慢消失,心情也逐渐恢复平静。

在母亲往生百日之后,无意间发现,父亲经常形单影只地静坐屋中一隅,一言不发地看书或沉思;才警觉到父亲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了,而丧偶对其打击也不小。我下定决心要尽心力照顾他,为了宽慰其心,想尽办法投其所好;知道他专修念佛法门,不喜谈俗事,这迫使我翻阅佛书或经典,找些话题与他聊,或是请教他──那是我真正接触“念佛法门”的开始。

在母亲舍报往生半年之后,有一天,父亲突然将其拟好的遗嘱交给我保管,并叫我不要紧张,说他三年以后才会走。当时乍听之下,心生难舍之情;但在父亲的开导与安抚下,强迫自己将亲情与尘缘看淡。深知父亲喜欢修行,我理应成全他修行的愿望,不应障碍他;于是经常在佛堂,祈求观世音菩萨赐给我勇气与智慧,放下亲情的束缚,即使无能力协助他成就道业,也不要障碍他修行。与父亲朝夕相处的三年中,使我亲眼目睹与亲身体悟到他精进修行的决心与毅力。

父亲于西元2001年底八十岁生日时写下一首“八十有感”的感言,字里行间,透露出父亲对往生西方净土的强烈意愿与决心。

今年已是八十初,妄想无边奈若何。既然禅空难见性,即以圣号大力除。爱根难拔慧刀锄,不让此生又空过。
自西元2001年至2003年, 父亲一如往昔,每天念佛、打坐、看经典,并参阅历代高僧大德的修行过程,借此吸取前人的经验,并每月定期与佛友们分享打坐、念佛、读经的心得,直至2003年五月身体不适才终止。

父亲往生后,从其遗留下来的文稿中,翻阅到他在此阶段自订修行的方法与目标如下:

一、每天按时上座,并以平常心入座;不急不缓,从容持咒与念佛,不求开悟、不求神通。下座观照,将坐中定静的功夫,运用于日常生活行住坐卧中,绵绵密密,观照一切无住,不被境界所转,境界来时,心不动,好不喜、坏不厌,不迎不拒,此乃“真随顺”!

二、以“持名念佛”为主,务求心念耳闻,以达到深心念佛的目标。

心念耳闻,即是佛号从心里念出来,耳朵听得清清楚楚,才能摄住意根,不起妄念,而渐渐入定!

三、扩大心量。

凡事要宽宏大量,容纳一切,无喜爱厌恶观念;随缘随份做一切善事,无患得患失之心,亦无毁誉成败之念,这就是最大的神通!

四、养成“念起即觉”的习惯,以达到“念起不随”的境界。

时常观照自己的念头,妄念来时,即能觉察,但一心念佛,藉以止住妄念纷飞的念头;既不随之流转,也不要压制它。只要不理睬它,提起一心念佛,妄念自然化去,安然入定;若能“念起不随”,就能于生死中做主,不为业牵,得大自在。

五、愿能除尽“微细流住”。

微细流住是在八识田中流动,平时看不见、也摸不着;务须深入定中除尽,方可显现本来真心。

父亲还自我期许:“愿丝毫不懈地精进修行,打开本来面目,亲证佛性,圆证菩提,得大成就!”但在其遗稿中,父亲也道出了他的遗憾。他自认智浅力微,虽竭尽心力,仍未能达到尽妙臻极的境界。(或许是此一憾事,促成了父亲于西元2003年中秋节前夕,立下发菩提宏愿的决心。)

父亲在世的最后三年,与我相处时间最长;每当我为了世俗的人事气愤不平时,我就会一五一十地向他倾诉。而他仔细听完后,就会心平气和地告诉我:

“世间的一切人事物,就像镜花水月,过去了就算了,千万不要放在心里,否则你就上当了。若是仍是不甘心,不妨念佛,用佛号将烦恼扫除!”

他也常告诫我:“修行就是修心,将心修得清净无染时,念佛才有效的。心量要放大,人之所以生在此娑婆世界,就是因为有习气毛病,人性的弱点是在所难免;我们学佛修行,就是要去除自己的习气毛病,知晓人性弱点。对于别人的过错,要生怜悯心,千万不要起瞋恨心或报复心,否则你仍是与他们结缘,难有解脱之日。难道你要受他们的境界转吗?”

又说:“藕益大师说过,‘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愚人除境不除心,至人除心不除境,心既除矣,境岂实有?’”听他一席话,使我顿时心开意解。

西元2002年夏天父亲有疝气的毛病,并令其疼痛不已,他为了不影响其修行打坐,迫不得已于同年八月到医院动一小手术,返家休养。为了能就近照顾他,他才勉为其难地允许我早晚在其房间服侍他。每当晚间,他要起身如厕,他都忍痛硬撑着起身;而我深怕他跌倒,总是一有动静就会惊醒。当他发现我醒来要扶他时,他就会安慰我说:“不要太紧张!你去睡觉!我没事的。”望着他步履蹒跚地走向洗手间,就心痛不已,仍是身不由己地起身,陪侍其侧。

卧床静养期间,他仍是念佛及静坐,有时我会念段经文给他听,然后他会将其对此经文的见解与我分享。同年十月,父亲行动已无大碍,体力已经恢复,能够外出散步,盘腿打坐,及拜佛等活动。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33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从容自在赴莲邦(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