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5-24 18:27:46

从容自在赴莲邦(三)

从容自在赴莲邦(三)
◎魏镇西 文 黄珮玲 英译
【双亲生死契阔的情谊】

父母亲求学时代正值中国战乱时期;抗日战争结束后,他们由相识并进一步组织家庭,双亲结缡长达五十五年之久。

他们年轻时,父亲因为职务关系经常不在家,而母亲无怨无悔地负起养育子女的责任。父亲在母亲的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的,她总是告诉我们:

“在家里,爸爸永远是摆第一的!因为没有他,我和你们都不可能有今天!”母亲不只对父亲照顾得无微不至,并且尽量承担家中的所有事务,使父亲无后顾之忧,全心全意地为国效命。

在我们子女印象中,他们很少争吵。父亲感激母亲为家庭、为丈夫、为子女付出毕生的心血;所以当母亲身体不适时,父亲总是安慰她、开导她、化解她心中的忧虑,成为她的精神支柱。父亲并常告诉我们兄弟姐妹五人:“你们的母亲含辛茹苦养育你们,她为这个家付出她一生的心血,你们一定要好好孝顺她!”

当他们步入老年时,来美定居,有幸遇到师父宣公上人,接触佛法,两人逐步地走上修行之路。父亲沉默寡言,喜独处;而母亲较好动,喜欢结交朋友,也喜欢参加法会或共修等活动。虽然双亲个性不同,但是父亲尽量配合她,与她一起参加各种法会;有时也会将研读佛经的心得与她分享,并告诉她如何减少烦忧的方法。而母亲对于父亲全心投入修行的意愿,也尽量配合;妈妈曾经告诉我:“你爸爸这么喜欢修行,我们应该要成全他,不要障碍他!”

西元1989年至西元1995年,是双亲一生中身心最愉快的时光;他们经常联袂上三藩市拜见师父宣公上人,或上万佛圣城参加法会,有时也随缘与佛友们聚会或出游。此时双亲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将过去长期累积的压力与烦恼,全都置之脑后,全副精力专注在学习佛法上。

西元1998年底,母亲的身体状况渐走下坡,所以心情容易低落;当其心情沮丧,或遇事易起烦恼时,父亲不但成了她倾诉的对象,也是她的心理治疗师,还是她的同修法侣。父亲经常指导她如何念佛,如何正确地观像念佛。父亲常告诉她:

“唯有放下心中的一切,专心念佛,才能够与佛菩萨感应道交。”

而母亲也能虚心地接纳,尽其所能地练习专心念佛与念经。

西元1999年双亲订下规定:平时谈话的主题,以佛法为主,尽可能不涉及世俗的话题;若是不小心提及俗事或烦恼事时,要及时相互提醒与纠正。每晚两人共修念佛一小时,当他们共修结束,父亲就为她按摩十几、二十分钟,然后安慰她几句才就寝。

西元2000年3月,父亲已意识到母亲身体状况出现了严重问题;但他不动声色,只是从旁协助她,关怀她,尽量使其心情愉快。当时母亲体力渐衰,但是父亲仍是坚持每晚与她共修念佛一小时。父亲小心翼翼地牵着母亲的手,步入小佛堂念佛;念完佛号,又扶着母亲缓缓地回房,帮母亲把被子铺好,协助她躺下休息,并安慰她几句。此时母亲晚间睡眠的品质越来越差,每当难以入眠的深夜,她会不由自主地找父亲陪她;而爸爸不论多累,仍是满她的愿,坐在其床边陪陪她、和她说说话,给她安全感。直到清晨,母亲睡着之后,父亲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坐念佛;父亲深夜起身,陪伴母亲渡过漫漫长夜的日子,约有半年之久。

父亲为增强其信心,与坚定其毅力,常为她讲解“念佛法门”的殊胜,教导她如何坚定念佛,将身体的病痛减到最低点。父亲并抄写一段某位大德的佳句鼓励她:“为人多病未足羞,一生无病是堪忧!”非真用功者,不知此语之妙也!并劝导她:

“苦与乐只是人生的表象,终不久留,所以无须往心里去的,要把它当垃圾丢掉!现今最重要的是,要如何念佛得力,在这一生就能了脱生死!”

母亲在父亲的悉心呵护与鼓励下,逐渐地放下心中的牵挂与烦忧,不理会身体的痛楚,专心诚敬地念佛及念经,与观像念佛。

母亲于西元2000年十月底开刀后,向父亲表白她想走,请求父亲帮助她。父亲为了安她的心,以镇定的口吻告诉她:“我可以念十万遍佛号回向给你,但是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则须要靠你自己的信心与愿力,其它的都只是助缘罢了!若是你肯放下一切,一定去得成!”父亲的坚强与真诚,犹如给了母亲一颗定心丸。

自那以后,她就常告诉我们:“从今以后,不要再喊我‘妈’!我和你爸、还有和你们,都以同修道友相称呼!”她还要妹妹转告父亲说:“他修他的、我修我的,我和他是同修,已无任何关系!”

母亲卧病期间,爸爸每天除了固定念佛打坐之外,其余时间则尽可能地陪伴她;每次总是握着她的手,给她定力,并轻声细语地安慰她。直到母亲往生前七天,她亲眼看到阿弥陀佛与莲花之后,她就逐渐地不再依赖父亲。

父亲后来回忆说:“当你妈妈看到阿弥陀佛之后,我再握她的手时,我就感觉到她不再需要外力了!当时我心中的压力减轻不少,因为我知道她自己已有把握往生极乐世界了!”母亲于同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午,安祥往生;当时家人即刻聚集其房间念佛,望着父亲盘腿端坐,专心念佛,并未受丧偶之痛的影响时,心生佩服!心里也少份担忧。

对于母亲预知时至,安祥往生,父亲深感欣慰,且如释重负。在母亲头七时,他告诉我们:“当我发现你妈妈身体不对劲的时候,我就开始筹划如何帮助她放下万缘,坚定她的信心与愿力,往生极乐世界。当时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我心中的石头也可以放下了!”父亲谨守诺言,于母亲往生四十九天之日,即念满十万句佛号,回向给她。

父亲以相知相惜的心,陪母亲走完人生的旅程;他的从容镇定与慈悲真诚,使母亲能够断然割舍亲情与世间尘缘,坦然面对无常生死,专心念佛,往生西方净土。父亲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夫妻之情,提升为助其成就道业的同参法侣之道义;使我心生感动,且由衷的敬佩,更使我体悟到“将小情小爱的私欲,升华为行菩萨道的大情大爱”的真正涵义。

父亲搀扶着母亲念佛共修的身影,犹如一幅永不磨灭的图画,深植我心,令我毕生难忘!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32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从容自在赴莲邦(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