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5-22 16:56:32

从容自在赴莲邦(一)

从容自在赴莲邦 (一)
◎魏镇西 文 邱朝晖 英译
【前言】

谨以此文感谢父亲的养育与教诲之恩。父亲是引我进入念佛法门的恩师,他的言教身教,以及佛学方面的素养,不但丰富了我的人生,也提升我的精神层面。他的善良、宽容、公正,以及勤奋的好品德,像星光一样永远留在子女的记忆里。父亲他不但培育我们子女的生命,更滋长我们的慧命,他是我们今生最大的福报!

【亲恩罔极】

我的父亲魏可正先生,广东省五华县人,生于西元1922年十一月七日,西元2004年一月二十三日舍报往生于洛杉矶寓所,世寿八十二岁。

父亲生长在穷乡僻壤的乡村,从小喜爱读书,每天要走上一个半钟头的路程,才能到学校接受教育,但他甘之如饴。

高中毕业后,到省城半工半读地就读当地大学;因中日战争的缘故,父亲于西元1940年放弃大学学业,响应从军报国的号召。抗战期间,父亲为国家尽心尽力完成上级长官交代的各项任务,因此走遍大江南北,看尽世间的苦难,尝遍人情的冷暖;但却练就他不畏艰苦,做事负责到底的勇气与毅力。

刚到台湾时,爸爸因为工作地点常有变动,为了不影响子女学业,我们兄弟姐妹五人与母亲一直住在中部,而与父亲则是聚少离多。年幼时,我们对父亲的返家,是既兴奋又害怕;兴奋的是可以加菜,害怕的是要听训。他总会聚集我们兄弟姐妹五人,教导我们做人处事的道理,或说些中国历史故事。而他最常提到的是:做人要正直,宁可少言,也不要花言巧语;宁可吃点亏,也不要占便宜。更常灌输我们:受人点滴之恩,要涌泉相报的观念。

父亲由军职转任为普通的公职,仍是在大机构做事,掌管的是人事部门,而机关上上下下的员工都喜欢向父亲请教问题,不论是公事或私事,父亲都尽量为他们出策略,或为他们拟定可行的目标,或为他们排难解纷,解除他们心中的结。并尽量提携后进,拔擢人才。

父亲为人正直,处事公正,不徇私苟且,当时虽有多次升迁的机会,但因不屑于巴结豪贵,所以就在此机构呆到退休。

父亲早年生长于战乱时期,青年时代投笔从戎为国效命,青壮时期为国家投注全副的心力,毫无怨言,他将一生中最好的时光,全贡献给了国家。父亲晚年时曾提及,年轻时因为国难当前,只知全心全意为国尽忠,无法承欢膝下,好好孝顺父母,这是他今生最大的遗憾。

父母亲将中国传统文化中最美好的一面,以身教言教的方式传授给了我们;这是我一生中最感到骄傲与幸运的,也是父母亲留给我们子女最弥足珍贵的遗产。

【与师父宣公上人结深缘】

西元1985年,父亲六十三岁 ,双亲首次联袂来美,小弟带他们到金轮圣寺,拜见师父宣公上人。师父看到父亲,第一句话就问他:“你还记得我吗?”当时父亲十分诧异,也不明究里。

他们初次见面,师父就特地辟室与父亲交谈长达三四个钟头,两人相谈甚欢。与师父促膝长谈后,父亲茅塞顿开,也种下了日后精进修行的种子。第二年父亲再赴美一游时,即皈依了师父宣公上人,法名果任。

刚开始学打坐时,父亲只能单盘;来美期间,师父指导他如何双盘,并叫父亲当场练习。父亲依照师父指示双盘,师父指着父亲的腿,说:“这不是可以了吗?没问题的!”从此父亲即可顺利地双盘,且毫无酸疼,也从此迷上了打坐。

父亲来美小住期间,只要有机会,就请教师父打坐方面的问题;师父也经常辟室单独教导并纠正他,并鼓励他参禅。父亲也遵循师父的教导,天天按时打坐,并且读诵大乘经典,如《楞严经》、《华严经》等。

西元1989年春某一天, 师父问父亲说:“魏老居士!你这大半辈子为国家、为社会、为家庭,付出了毕生的精力;现在退休了,老年的生活,你打算如何过呢?”父亲回答说:“老年人照样可以为国家、为社会尽份心力!”师父说:“世俗的一切,如梦幻泡影;你倒不如舍下世俗的名利,好好修行吧!如此才能如愿为更多的人谋福利!”

听了师父的一席话,父亲似乎有很深的感悟,并在师父的鼓励下,放弃在台湾已经拥有的一切,来美定居,决心走修行的路。来美定居后,父亲在师父的指导下,专心打坐、念咒,并读诵经典;由于经常亲近师父,师父也传授他不少的法门,因此进步很快。

父母每年都会上万佛圣城拜〈万佛忏〉。因为正值春夏之际,中午天气非常炎热,有一次,父亲想回住处休息片刻;不巧刚走出大殿,就碰到师父。师父问他:“为何不在大殿拜佛?要上哪儿?”父亲照实回答。师父说:“若是认真专心拜佛,是不会觉得热的!假使你不怕它,它就怕你!”

父亲听了师父的这番话,于是又折回大殿,遵照师父所说的去做;突然暑意全消,并且还感到一股清凉。自此之后,每当父亲在修行上遇到困境时,就会记取师父的那句话:“你不怕它,它就怕你!”借此生出坚强的意念与毅力,不轻言放弃,勇往直前,绝不退缩。

从西元1987年开始,每年年底,父母都按时参加佛七法会。西元1991年12月底,他们一如往常的到万佛圣城打佛七。法会期间,父亲至诚恳切地念佛,感应到亲眼目睹两朵大如车轮,绽放着光芒的白莲华,在大殿的上方旋转不已;而且莲华越转越大,久久不散。

法会结束后,他请示师父。师父与父亲盘腿对坐良久,然后问:“是在女众的上方?还是男众上方呢?”父亲说:“是在女众上方!”师父说:“对!”又问:“你看到的是什么颜色?”父亲回答说:“是白色!”师父说:“我看到的是青色。嗯!很好!好好念佛!因为‘念佛成佛’!”

西元1991年师父宣公上人因身体不适,在湾区某处静养;父亲得知消息,就在家勤念〈大悲咒〉回向给师父。有一晚,父亲专心念〈大悲咒〉,竟然感应到满室光亮,无需开灯;后来当父亲北上探望师父时,就将此事报告师父。

师父坐在床上神情愉悦地对周遭的人说:“你们看!魏老居士为我念〈大悲咒〉,念得满室光亮。我就知道我的病会好的!”然后笑容满面地对父亲说:“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是被一老道拿根长棍扫过我的腰罢了!没事!没事!你放心!”

自此之后,师父指示我已出家的妹妹将〈四十二手眼〉的咒语念一遍给父亲听;并允许父亲自学自练〈四十二手眼〉,无须经过师父传授。当时父亲十分高兴,为回报师恩,更是勤念〈大悲咒〉与勤修〈四十二手眼〉。

西元1992年,父亲亲自上万佛圣城,请教师父说:“我已七十岁了,参禅悟道,实非我这种根器的人所能做到的;而且我不求神通,除了佛菩萨外,其他的东西都不想看!请教师父,除了参禅打坐,还有没有其它的法门可以了脱生死?”

师父凝视他多时,然后说:“既然如此,好吧!跟我来!”于是师父带着父亲步入室内,两人盘腿对坐;师父很正式地传授他如何系心念佛──怎么样念佛,才可达到功夫成片的方法。当念佛法门传授完毕之后,师父将他自己身上的念珠拿在手里,加持约达数十分钟之久,再送给父亲;并告诉他:“这个念珠送给你!回去好好念佛!念佛也能成佛。记住!一句佛号念到底,定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此时父亲感念师父的慈悲摄受,于是下定决心专修念佛法门。

师父宣公上人往生后,父亲非常想念师父,有次在闲谈中,父亲说:“当时师父教我怎样念佛才可功夫成片,我就一心一意遵照师父的话去做,心想等到有一定程度之后,再请示师父,如何才能修到念佛三昧?可是时不我予,现在师父走了,太可惜了!”

自师父圆寂之后,父亲常生“师恩罔极”之叹!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30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从容自在赴莲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