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4-2 21:56:11

应以边检官得度者......一则美墨边境上的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

应以边检官得度者......一则美墨边境上的感应故事
◎罗珍珍 讲于万佛圣城大殿2005年2月18日

(作者简介:罗珍珍于1980年来美,1981年在洛杉矶金轮圣寺皈依上人,此事发生在1983。)

大约20多年前,我从夏威夷搬到洛杉矶,和我的干爹干妈住在一起。有一天,我的干爹干妈决定要去位于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提哇纳度假。我告诉他们,我没有合法的证件离开美国;如果我离境,可能会回不来。我的干爹、干妈游说我,因为我有着夏威夷口音,边检官可能会认为我是夏威夷人,回美国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被他们说动,于是便和他们去提哇纳高高兴兴地玩了一天。

当天下午要回美国时,一位边检官拦了我下来,要查我随身证件;可是之前听信干爹干妈的话,我什么证件──连护照──都没带。那位检察官便叫我下车,只让我干爹干妈回去;然后他把我带到楼上的一间边检办公室。

我很害怕地走进那间办公室,我发现并非只有我被拘留;还有很多老墨,也是没有证件,便只身闯境,就像我一样。

我坐着等,希望我干爹干妈会把我法定证件送过来,那么隔天我就可以自由了。但是,即便是这样,我都不知道我的那些证件,能否让我过境回美国?

我坐在那里,非常平静地默念着“南无观世音菩萨”;我观想菩萨站在云端,下来帮助我出离这个困境。我也观想着对菩萨祷告:“菩萨!如果我命中注定要待在美国,那观音菩萨一定会帮我离开这里;如果注定要被送回台湾,我也不会懊悔。”

当我坐在那里,不停地观想和祈祷时,有一位边检官走过来问我:“晚餐时间到了,你饿不饿?”

“饿啊!我想吃点东西。”奇怪的是,这么多人,他只问我一人。有一位墨西哥小伙子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便问那个边检官,他可不可以也去吃?边境的一边,是美国的领土,有一家“汉堡王”快餐馆;另一边,是墨西哥的领土,有许多家墨西哥餐厅。我问那边检官说:“我可以去‘汉堡王’吃晚餐吗?”

他回答:“你很聪明!如果我让你去‘汉堡王’吃晚餐,那就等于我现在就放你自由了!”(他不能让我走,因为那个墨西哥人一直跟着我。)

那检察官便说:“不!你回去墨西哥边境那边吃晚餐吧!”很奇怪的,因为我不会说西班牙语,那个跟着我的墨西哥人帮我在一间墨西哥餐厅里点了一份速食。

在那位边检官让我去吃晚餐以前,他告诉我,吃完饭后,要回去向他报到──就找他,不可找别人。因此,我吃完后就回去,在楼下找到了他;他叫我到原先的楼上去等他几分钟。那个小墨还是紧跟着我。

我在楼上等了几分钟,他上来,叫我跟他到一间小办公室里。那位小墨还想跟,可是那个检察官只放我进去,将他挡在门外。我有些惶恐,不知道我将面临什么,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当我们到了那间小的办公室,我们各自在办公桌的一端坐了下来。

他先问我:“你有钱吗?”

我以为他是要我贿赂他钱,才能放我走。于是我告诉他:“是啊!假如你让我走的话,我干爹会给你钱的;他是一个医生,很有钱!”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如果我放你走,你够钱回家吗?”

一听到他有可能让我走,我好高兴:“是的,我可以搭计程车回家!”

“现在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女生,单独坐计程车回家,是很危险的。我带你到公车站,然后你可以坐公车回家。”

“好的。”

他又告诉我:“我要放你走,可是你要照我的指示去做。当你下楼时,穿越大厅,从大厅另一头的大门出去。出门之后,不要回头找我。你就一直走,不远处有一棵大树。你走到树的另一边,就不会被这栋楼的人看见了。但是你要记住:一定不要回头找我!我会去接你的。”

那晚天色很暗,我一走出边关办公室,虽然很紧张,我终究走到了树那儿。过了几分钟,那位边检官便来找我;把我带到他的车子里,然后载我到了公车站。

到了公车站,我问售票小姐:“请问是否有从圣地亚哥到洛杉矶的公车?”

她说:“有,最后一班巴士。”

一问票价,她告诉我说,这班巴士有半价折扣;公车有这么大的优惠价,我真大跌眼镜!

我拿出钱包,把钱全倒出来,才发现,竟然刚刚好是半价的车票钱。我的老天爷!

一票在手,准备上车,我听见那位边检官和巴士司机说:“在圣地亚哥到洛杉矶的路上,有一移民局关卡。你到时,告诉他们说,这位女生已经检查过了,不需要再查身份。”

上巴士之前,我问了那位边检官的名字和电话,然后说:“当我明天到家时,我会告诉我干爹干妈打电话来谢谢你。”

他给了我他的资料。

我谢过他,和他道别,上了巴士。巴士起动,我一直向他挥手,直到他从视野消失。

当巴士到达检查关卡时,很奇怪的,那晚关卡竟没有开;于是,巴士就直奔洛杉矶。当到洛杉矶时,须转当地巴士才能到家;原本的那张票,竟还可以继续用,无须再另买票,这真是奇迹般地不可思议。

到了离我家最近的巴士站,大约是凌晨三点了;我必须打电话给干爹干妈,请他们来接我。因为所有的钱都用在买票上,没有再多余的钱可以来打电话;于是,我便看看付费电话机的退币口,是否有钱在那儿。佛菩萨保佑,果然摸到一毛钱,正好够我打电话。

干爹干妈非常惊讶:我竟然可以通过了边检站,并一人坐车到离家这么近的车站。隔天,我们打电话给那位边检官想好好谢他,才发现其实根本没有这个人。可以肯定:一定是观世音菩萨在帮我,就像那则上人所讲的〈大悲咒〉的感应故事“阿逝孕”一样。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25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应以边检官得度者......一则美墨边境上的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