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3-29 19:02:25

地藏菩萨帮我,在梦中亲身经历了失去亲生儿子的痛苦

本帖最后由 金刚菩提海 于 2020-3-29 19:16 编辑

我的学佛之路
赵冬芳 文凌峰 英译

我是于1990年开始供奉佛像的,从一开始,不知如何念佛号,和经常吃活的海鲜等,到如今2005年吃斋念佛,其中的转变,一言难尽。

我从小到大,一直是脾气暴燥,凡事执着;这让周围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倍感不愉快。但是自从学习佛法以来,我的世界观和言行,在潜移默化中,得以改变和进步;这种改变和进步,也大大的影响了我周围的人。以下讲述我最近经历的两件事:

(一)飞来之福

我从1994年起,就做通讯工程师;但在2000年时,因高龄怀孕,而不得不辞掉工作。后来由于高技术产业大滑坡,我不曾再重返技术工作岗位,朋友们很替我惋惜。我的一个朋友极力奉劝我做假简历,并说可帮忙找人做证明,证明我在这五年期间,做过技术工作。在当时众人的劝说下,我动心了。是啊!现在是2005年,通讯行业正在恢复;尤其是在美国,需要大量技术人员。我此时不趁机做假,混进技术岗位,以后将永远不会有如此好的机会了!

我答应朋友,考虑两天再做回复;这两天,我经历了剧烈的思想斗争。回想这五年来,曾经很辛苦地寻找本专业工作,可毫无结果;于是放弃了,只不过还在求职网站上免费存放了我2004年写的简历。现在好了!有人可以帮忙做证明,岂不应相对容易找到工作?但是转念又想:我已经是一名受了五戒的佛教徒,其中一戒,是不可妄语;我如果因写假简历,而得到工作,岂不是骗该征聘公司的钱财吗?最后,我对我的同修说:“吾意已决!我宁可受穷一辈子,也不想破戒!”

大约过了一个月,我突然收到一份传真,询问我是否感兴趣一份通讯工程师的工作?并要我的最新简历。这期间,我的同修还说:“他们不太可能雇用你,他们看了你的最新简历后,会发现你近五年来未做技术工作,又不熟悉新科技。”他说如果我能被录取,他就会相信真是佛帮助我这个孝顺佛教的人。

二天后,该公司正式通知录用我, 并要我立刻投入工作中。那时,我和同修对这不可思议的恩赐都感觉太意外了。我的同修说:“这太出乎意料了!你的这件事,强有力的向我证明了学佛的好处。我想趁今年宣公上人圆寂十周年的纪念日,去万佛圣城受五戒!”之后,他就积极地投入了准备工作──递申请书、照相片等;在今年宣公上人圆寂十周年的纪念日,顺利地去了万佛圣城,受了五戒。

(二)南柯一梦

地藏菩萨帮我,在梦中亲身经历了失去亲生儿子的痛苦,使我决心摈弃前嫌,消除瞋恨心。

我的儿子今年(2005)十六岁,我和天下所有母亲一样,对子女充满了希望和关爱;但是我因为脾气不好,所以常因他不爱读书,和言行不完美,而打骂他。这使他对我很怨恨,同时他也怨恨他的父亲和妹妹;他的言行,大大地伤害了我对他的感情。到了最近,我甚至希望他早受果报,或者死去;但是我也会偶尔回忆起我们母子之间,以前亲密的时光,所以我很为我们之间的恶劣关系痛苦。

我到美国工作的第一个星期日,来到了宣公上人的道场“长堤圣寺”;这里供奉着地藏菩萨,我就请地藏菩萨帮忙,改善我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当晚,我就做了一个与此相关的梦。

梦中,我的同修对我说:“咱们儿子不听话,又不爱读书,我去把他打死算了!”我想:儿子在挨打的时候,或许会醒悟。就同意了!我的同修于是就拿着约一尺长的木棍,和我进了他的房间;进去之后,发现他已经自杀了,只有一颗脑袋留在房里。我双手捧着他的脑袋,感觉很复杂;但我分明地感到,他的脑袋是温热的,而且正在渐渐变凉。我双手捧着儿子的脑袋,哭着找到法师,问怎么办?法师说:“以前让你改脾气,为什么不听呀?现在都晚了!”过一会儿,我的同修不知在哪儿找到了儿子的尸体;他将尸体和脑袋拼在一起,摆放在马路上,用鞭子抽打,并允许路人观看。然后我们就回到家里,我的同修、女儿和我三人一起生活;感觉比较安静,但是很冷清。看着乖乖的女儿,想着死去的儿子,我很后悔儿子死去,更后悔以前对他的打骂;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在我醒来后,还是感觉得到。

从那天起,我就连续一周,每天诵《地藏经》一部,回向给我儿子,希望他不再有瞋恨心。我现在对我儿子,也大不像以前一样地憎恨,而是将他看成我的善知识;我感谢他,正是因为他的缘故,我才能够更加精进的学习佛法。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23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地藏菩萨帮我,在梦中亲身经历了失去亲生儿子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