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2-1 21:03:09

生活过得去就算了,贪多反而是自找麻烦丨两则故事,警醒世人

戒之在贪
◎ 刘承符摘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159期
佛法千言万语总归一句话:“看破放下”。此四个字说着容易,做起来很难。但有一方便法即是布施。布施治贪,布施如能做得圆满,即可舍离生死流转。

每个人都愿意了生死出轮回,但是每个人都把财、色、名、食、睡抓得牢牢的。财、色、名、食、睡这五样东西是地狱的五条根,若执着不肯放下,即与佛法背道而驰。所以现在相信佛法的人并不多,而真正肯修行的人更少。因为名利心太重,一谈佛法就听不下去了。

所谓“放下”,并不是什么事都不做,而是离相之义,离相就是不放在心上。佛法不坏世间相,六祖大师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大乘佛法是修一切善,离一切相;正在放下的时候,也正是提起的时候。把身体留在世间为一切众生服务,以五欲六尘做佛事,无有疲倦,但不放在心上。若行所无事,身都放下了,何况身外之物?

学佛不在说而在行,研究教理开智慧很有限,必须由行持上用功夫。大小乘均由戒定慧开智慧,戒是舍恶业,定是舍散乱。佛法无一而非舍,布施舍贪、忍辱舍瞋、般若舍愚痴。六度布施列为第一,四摄法布施亦列为第一。

真正有道之人都很清贫,居住山林,心中自在。古人云:“道不远人,人自远之。”求功名富贵用多少心机,人家给不给还是问题。修道是自己的事,操之在我,不必求人,比求功名富贵容易多了,何乐而不为?《感应篇汇编》记载故事一则:

“绍兴府一布政,巧于贪饕,积财至数十万,及败官归,买良田百顷,富甲一郡。其祖父屡见梦,言冥谴将及,弗信。有一子一孙,纵欲嫖赌夭死。布政公寻染瘫痪,子媳孙媳,颇着丑声。利其有者,趋之若鹜,公犹及见之,垂死,家已罄矣。临危,忽张目大呼曰:‘官至布政不小,田至十万不少,我手中置,我手中了。’说毕而死。”

这位布政公害在一个“贪”字,不但害了自己,而且害了子孙,何苦来哉?假如在官不贪,勤政爱民,多做一些善举,如济贫、育婴、设安老所、立孤儿院,并捐助自己的俸禄首先提倡,其结果可能来一个大翻案,子孙个个出人头地,大振家声,世代缨簪不绝,如范文正公然。

但是人在做官的时候,哪里会想到做善事?做功德?唯恐收入不多,洋房汽车不够豪华。所以世间家庭的兴衰,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变化极大。世间人不懂佛法,更不知布施功德之可贵。

我们不必苛求,并不希望每个人都能舍己为人、广行布施,只要晓得善恶有报就行了,至少不要太贪。照《佛遗教经》所说:“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恼亦多。少欲之人,无求无欲,则无此患。” 又说:“不知足者,虽富而贫。知足之人,虽贫而富。不知足者,常为五欲所牵,为知足者之所怜悯。”

生活过得去就算了,不必太贪多,贪多反而是自找麻烦,且害了子孙。兹引述前清陈探塘先生所记一段事实,作为本文之结语:

“前辈樊知县毅,王司训辅,予少时就聆其言,樊曰 :‘吾归,囊赀仅五千耳,金绘不及一千。’王曰:‘勿谓学官贫,吾积俸并诸生馈遗,亦有六百金。’樊意恨六千为少,而王且喜六百为多。

迨其后也,樊三子不相容,分异,六千金买田筑室,悉与三子。子疑父有私藏,辄不顾养,樊取田数亩,自衣食焉。未谷而粜,未丝而卖,门无五尺童,客至,老婢供茶,恒戚戚焉愁,比卒,葬不成礼,今诸孙皆凌替不振。王四子,伯仲治生,叔季居庠,同居养父甚欢。暮年,惟花竹为乐,客至,留饮尽欢乃已,无日不开口笑也。今诸孙且歧嶷济楚,家声骎骎未艾。夫樊财十倍于王,而王受用顾十倍于樊,子孙贤不肖又不啻十倍;然则居宗者经营宦橐,身且未必能享,况能谋子孙乎?静言思之,可以一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生活过得去就算了,贪多反而是自找麻烦丨两则故事,警醒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