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20-1-23 10:54:26

六度﹕忍辱最难

六度﹕忍辱最难
◎比丘 近岩法师2001年1月24日讲于万佛圣城大殿
......今天想用佛陀的一些故事来与大家共勉。这些故事出自于《大智度论》卷二十七释经(《涅槃经》):

我们都知道佛有很高的风范,境界如虚空。如经云“佛以一切种智断烦恼习”,“若劫尽时火烧三千大千世界无复遗余,火力大故。佛一切智火亦如是。烧诸烦恼,无复残习。”也就是说佛的智慧之火,像我们一个劫将要结束时,那个火烧三千大千世界那样子烧得一干二净。因为火力很大。佛的智慧之火也像这种劫末之火一样,能把一个人的一切余习都给烧得一干二净。

“如一婆罗门,以五百种恶口,众中骂佛,佛无异色,亦无异心。此婆罗门心服。”有一个婆罗门,以各种各样的粗言恶语来骂佛,佛无异色,心也不动,此婆罗门心服。“还以五百种语赞佛,佛无喜色,亦无悦心”,佛并不因听到种种赞美之辞而生欢喜的神情和脸色。“于此毁誉,心色无变。”

“又复旃遮婆罗门女。带盂谤佛。”一个婆罗门女拿一个盆子装大肚子,毁谤说都是佛做的好事。“佛无惭色。”也没有惭愧的脸色;“事情既露,佛无悦色。”等事情真相弄清楚了,佛也没有因此而高兴。“转法轮时,赞美之声满于十方,心亦不高。”当佛转法轮说法的时候,赞美的声音满十方界,也不生贡高心。

另外,“佛在阿罗毗国度,风寒,居处多荆棘,佛于中坐卧,不以为苦。”他能安然跏趺而坐,或吉祥而卧,而不觉得苦。“又在天上欢喜园中,夏安居时,坐剑婆石,柔软清洁,如天綩綖,亦不以为乐。”天上欢喜园有一块石头上,柔软清洁,佛坐在上面,也没有觉得这是快乐。“受大天王跽奉天食,不以为美。”吃到天王供养的天上的美味珍馐,他不以为是美食。那么在“毗兰若国食马麦,不以为恶。”在毗兰若国吃马所吃的东西,佛也不觉得这是一种粗食。“诸大国王供奉上馔,不以为得。”当诸大国王们供奉好吃的东西给他吃时,佛也没有觉得这是我自己该得的供养。“入萨罗聚落,空钵而出,不以为失。”在萨罗聚落托钵乞食,想不到空钵而出,佛不会为此失魂落魄。“提婆达多于耆阇崛山推石压佛,佛亦不憎。”我们都知道提婆达多在一座山上,把石头推下去要把佛压死,但是佛也不憎恨提婆达多。“是时罗侯罗敬心赞佛,佛亦不爱。”佛的儿子罗侯罗以恭敬心赞美佛说,“您很伟大!”佛并不因此生出爱心。“阿阇世从诸醉象,欲令害佛,佛亦不畏。”阿阇世王曾经放出五只醉象来,准备把佛给踩死,佛也不怕。“降伏狂象”,佛伸出五只手指化成五只雄狮镇住狂象。

“王舍城人益加恭敬,持香花璎珞,出供养佛,佛亦不喜。九十六种外道,一时和合议言,我等皆一切智人,从舍婆提来,欲共佛论议。尔时佛以神足,从脐放光。光中皆有化佛。”王舍城人由是更加恭敬佛,便以种种宝物来供养佛,佛并不因此喜上眉梢。但是却让九十六种外道眼红了,他们遂合议,选出有智慧辩才的论师来与佛辩论,欲令佛难堪,想不到佛从脐放光,使外道动都不能动,更何况谈得上跟佛议论呢?“佛见一切外道贼来,心亦无退,破是外道,诸天世人,倍益恭敬供养,心亦不进。譬如真金,烧磨锻炼,其色不变。佛经此众事,心无增减。”经过这种种磨难,佛的心没有一点增没有一点减。“是故可知诸佛爱恚等诸烦恼习气都尽。”

反观佛的一切弟子,虽然证了果还有余习在。“如难陀淫欲习故,虽得阿罗汉道,于男女大众中坐,眼光视女众,而与言语说法。如舍利弗瞋习故,闻佛言舍利弗食不净食,即便吐食,终不复受请。”这是讲难陀尊者虽然证了阿罗汉果,可是往昔的这种淫欲习气的关系,每次在大众中讲法时,眼睛一定要先看看女众,然后才开始讲法。舍利弗尊者因瞋习的缘故,听见佛说他,“你现在吃的东西很不干净”,他马上把东西都吐出来了,再也不受人家供养了。“如摩诃迦叶瞋习故,佛灭度后集法时,敕令阿难八突吉罗罪忏悔”,一种比较轻的罪忏悔,“而复自牵阿难手出,不共汝漏未尽不净人集法”,而后牵着阿难尊者的手走出去,他说你有漏,你不净,没有断欲漏,你不能跟我们一起来结集经藏。

总结一下,为什么说这些呢?就是六度之中忍辱最难修。我们看每一个人,观他所行,听他所言,基本上就能知道这个人的格局在哪里了。而一个人假如在忍辱关能够突破的话,那么,世间人往往就能成就他的王者之业,出世间人就能奠定自己成就道业,成就娑婆世界法中王的坚实基础。

还有一两分钟时间,个人回顾一下这次禅七。按往例,专习禅的人专心参禅,不司杂务。今年个人比较幸运,大部份时间无杂缘之扰,但是和师兄弟比起来,精进方面不如他们,在早上还会漏两三支香。师兄弟们都能自始至终,早上两点半就起来,我想师兄弟在这方面对学人是一个很好的砥砺。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05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六度﹕忍辱最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