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19-11-6 10:44:57

1975年与上人金门公园喂鸟记

1975年与上人金门公园喂鸟记
◎比丘恒佐法师 文王青楠博士 中译
一九七十年代中,美国加州遭受了两年严重的干旱。当时我好多次给上人开车。一次在三藩市的金山圣寺,上人上车后问我:“你知道金门公园有水塘吗?”我以前住在那公园附近,去过许多次。我回说知道有好几个。“那好,我们去那儿。”我就开去了金门公园。车上就三个人,上人、我,还有我女儿果青,那时三四岁吧。

到公园时才上午九点,我直奔心中最想去的那个水塘。那水塘挺大,快成个小湖了,有人在水边玩模型船。车到塘边,上人说:“这个不行,再找一个。”我们继续开车,一直开到一个小得多,孤伶伶的水塘边;四周是树、灌木,和一条单行道。上人喜欢这个水塘,让我停了下来。

有许多年了,上人外出时都带一个蓝色的粗帆布袋。这种袋子是为买副食品而做的,和店里的大牛皮纸袋相当。(当时尚未改用塑胶袋。)我们三个人下了车,上人打开布袋,我没想到里面全是面包头。上人告诉我们要来喂鸟;我们走到塘边唯一的一把椅子旁,上人告诉我们他要鸟来吃面包,我们要念〈大悲咒〉,于是我们就坐下来开始念咒。

接下来,就发生了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奇妙的事。上人从包中拿出面包,喂给身边周围的几只鸟。一转眼,海鸥、水鸟、水老鸭鹭鹚、鸽子,都像蜜蜂一样,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上人向空中抛面包,侵犯性强的海鸥飞扑下来,面包还没落地就用尖嘴夹住了。上人向地下丢面包,鸟也是成群来争抢。鸟群胆子大了之后,我和果青俩也开始喂这些饥饿的鸟,想让胆小的鸟也吃得到。我们俩看着鸟的滑稽像,觉得好笑,一边还努力不忘念咒。更多的鸟群飞来了,有的落在我们肩上,总数不下一百只。

教育鸟,上人的方法和教育人差不多:侵犯性强的鸟来抢手上的面包时,上人就会笑;快啄到时就把手抽开,让它啄不到;对下一只来的鸟,也是一样。我和果青都很兴奋,心里知道自己和鸟一样,都受着欲望的驱使。大约喂了十五分钟,面包光了。上人拿起蓝布袋,我们起身走了。在上车的路上,或许在车上吧,上人说那些鸟确实饿了。我想这是因为干旱的关系。

一两天后,我们又和上人去了一趟;喂时,鸟的反应同样热烈。一两周后,我想自己去喂鸟,就和女儿果青拿了一条面包,到同个水塘。可这次鸟的反应大不相同,来的很少;就算来了,反应也不像前两次和上人一起喂时那么热烈。有人问为什么差别如此之大,我说显然这些鸟和人一样,为上人的道德慈悲所吸引。上人百忙中来喂它们,它们感觉得到上人是特殊的人,所以飞来亲近。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380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1975年与上人金门公园喂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