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19-10-11 09:08:12

业没有现出来,病怎么会好?

专心修行无杂念
◎沙弥尼近安法师 讲于万佛圣城大殿2015年11月10日

今年夏天参加华严圣寺一年一度的〈梁皇宝忏〉,虽然参加过许多次,但是这次又有一些新的体会。

开忏的第一天,对于已经熟悉的忏文和礼拜,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大家唱我也跟着唱,大家拜我也跟着拜,一切都很平常。第二天开始不久,我突然意识到忏悔是要以自己的真心,借助佛陀的大悲神力,洗涤往昔所造的罪业,应该至诚恳切地投入,而不是随梆唱影。于是,重新提起精神,全神贯注,反复地提醒自己:“要至诚恳切!要至诚恳切!”同时观想忏文中的每一尊佛,现在面前接受我的礼拜,令我的罪业消除,也让每句佛号深刻地印在心里。

事情就是这样奇怪,当心念一转,刹那间眼泪开始莫名其妙地往下流。我没有悲伤,也没有委屈,可是想止却止不住。于是,就这样一边拜一边哭,度过了第二天。

接下来的几天,我尽力保持最诚恳和清净的心态。当心完全专一的时候,分别心就不见了,因此佛号唱什么调子变得无所谓,好不好听也不在意,周围一切人物的活动都不知道了。

这样持续到第四天,突然觉得右脚不太舒服,脚跟上长了一个黄豆大的小水泡,按下去有一点痛。因为没有任何外伤,就对自己说:“一个小泡没什么,如果是该受的,那就再多痛一点也没关系。”

果然,好愿望没有这么快成就,想受苦立刻就感应道交,我“如愿以偿”地痛到晚上没办法睡觉。虽然很痛,但还可以勉强忍着;直到挨到第三天,小水泡变成了鸡蛋般的大水泡,脚跟完全不能着地,走路一跛一跛的,只要轻轻碰一下,就像有几百根钢针在扎。最后折腾了近一个月,脚才慢慢好起来,但依然不知道病因是什么。

从前有人问上人:“拜忏能消业障,身体会变好,可是我怎么反而生病?”上人说:“业没有现出来,病怎么会好?”虽然生病是苦,但修行人要带三分病,既可以偿还宿债,又可以激励自己精进修行。相信如果不是及时调整拜忏的心态,我不会得到这份特别的“礼物”。

讲到“病”,人的身病有八万四千种种的不同。除了身病,还有心的病,也就是习气毛病,同样有八万四千种的不同。我发现自己对“身病”的忍耐力很低,总是迫不及待、想方设法令它好起来;对于“心病”,自己的习气毛病,忍耐力就比较高,什么时候都能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反过来,看见别人身体有病,我的忍耐力就比较高,原因很简单,痛不在自己;对别人的各种习气毛病,我的忍耐力就很低,总是把别人的病放在自己心里,来增加自己的病。

身的病从哪里来?从心那里来。众生的心如果没有病,就不会造业而得到这个报身来受报。所以,身病、心病,是一不是二。在同情别人身体的病痛时,也不要忘记原谅别人心的病,就像我们原谅自己一样。

这次的〈梁皇宝忏〉,让我又一次体会到用心修行才是真修行。初学佛的时候,觉得很难,既不会诵经,也不会念咒,但是对佛教里的一切都觉得很新鲜,也很用心。有一次在厨房工作,听到身边两个女校学生的对话,一个学生说:“寺庙里的生活很简单,没有什么令人兴奋的事。”另一个说:“对我而言,我不介意过这种单纯的生活,只是我没办法忍受,每一天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的确,修行没有用心,日常功课就会成为枯燥无味的例行公事。俗语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没有用心地修行,实际上就是在混光阴。在道场我们每天做一次早晚功课,一年365天就是365遍;十年就是3,650遍;二十年、三十年之后,就超过万遍。这么长的时间里,反复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做同样一件事,始终能保持最初那一念的用心和专注,其实是很不容易的,是一种对耐力和定力的考验。

专心修行,也包括在道场专心做工;道场的工作,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常听人家说,要多发心为道场服务。其实在我的认知里,“发心”这个词是不存在的。为什么?因为对道场的常住众而言,道场就是自己的家,自己做自己家里的事,其实就是尽自己的责任而已。打个比方,一个人住在自己的公寓里,当他的衣服脏了或者马桶阻塞了,会不会说:“哦,我今天发发心把自己的衣服洗一洗”,或者“我今天要发心把马桶给修理好”?不会,因为这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事情,谈不上发心。那么在道场做工也一样,在体力、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尽到自己的力量就是。

因此,专心修行,就是专心做工,因为修行是出家人的工作;专心做工,也就是专心修行,因为成就道场就是成就自己。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550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业没有现出来,病怎么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