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19-9-20 10:36:41

巨龙现身,迎接这两位朝圣的僧人

本帖最后由 金刚菩提海 于 2019-9-20 10:38 编辑

龙迎朝圣僧
◎比丘 恒授法师写于2011年4月10日

我在香港翻译〈菩萨戒〉经文,并在香港佛教讲堂为上人的弟子们助讲《法华经》。约一年半以后,上人允许我在一九七四年的春季返回美国,然后迁居到新购置位于斯卡吉特河畔的小屋,那里环境清幽,邻近华盛顿州的大理石山。这地方也正是比丘恒具和恒由,在早期从旧金山进行长达一千英里的三步一拜,所朝向的同一块寺院预定地。

我去大理石山寺院预定地的目的,是去发展更坚实的打坐与佛经研究的修持;因为唯有在一个真正独居的宁静状态,才可以实现此目标。同时我还附带的准备大理石山数据,以便上人来考察时可以更仔细地评估在小河流边建造一个面积较大的寺院禅房之适当性。

当时我在那里的生活,包括许多小时的打坐和阅读,偶尔在周遭漫游,寻找野生荨麻来做蔬菜,伴同自制的印度薄饼和小扁豆,做简单的伙食。然后,稍晚用弯刀和链锯会工作几个小时,来开辟通道以便进入这块地方。

那是一九七四年的盛夏,比丘恒具、恒由终于如期抵达这里。那天早晨,他们一直拜到河边的小屋,确实圆满他们的旅程。我们用一些特地为了这个场合而从商店买来的蔬菜,做了一顿简单的午餐;然后,在我的建议下,做了个二十英里的庆祝之行,出发到座落于索克山最高峰的一间废弃了的森林防火瞭望小屋。

我的想法是款待这两位朝圣的僧侣,让他们看看这如神话般的雪山山峰的海景,这些山峰形成了北卡斯卡德山脉,同时向西还能看见普吉特海湾。

当日的天气非常晴朗,因为是满月,完美地照亮了来我们脚下美丽的风景;这些风景是由5,000英尺高的制高点向四面伸展开来的。

我以前曾经爬过索克山,所以知道,我们可以开车,但最后一千尺需要徒步登上Z字形步道;那样就不至于太费体力,而且将会有优美的景色来迎接我们,让我们看到来自北面、东面和南面的雪山山峰,同时也享受了西面的风景,可以一直看到普吉特海湾。

果然,我们到达了山峰的时候,还有充裕的时间,等着看日落和渐渐升起的满月。那时天空中全然没有半朵云彩,除了远处,在普吉特海湾上空有云彩盘旋。日落来临时,一列丝很薄而细长的云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慢慢地变换着色彩,从粉红色、赭橙色、金色,到明亮的白色色调,盘旋在普吉特海湾的上空。

我们在瞭望台顶端的平台上打坐,并准备过夜的时候,团团的云很快散开,变成一条十分清晰而面向南方的巨龙,蜿蜒地展身横跨过万里无云的普吉特海湾上空;龙的每一个细节都很完美,胡须、长尾巴和爪子,看上去非常、非常的像上人在香港大屿山岛上的慈兴禅寺亲手塑的龙,逼真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我当然很熟悉这条龙,因为我过去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离上人雕塑的那条龙一百英尺的地方。那条龙是上人放在那儿镇压慈兴禅寺的风水。

坐在那里凝视着这个景观时,恒具、恒由、还有我,都同时惊愕到下颔合不拢了,只是眩惑于这条横跨过西方天空的巨大而完美的龙,衬着当头明亮的满月,和围绕在我们身边发光的雪山山峰。

然后,最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这明月皎洁的天空忽然迅速乌云密布。事实上,直到今天,我发誓这在气象学上是绝对不可能的。然后,最特别的是天空才刚刚放晴,突然暴雨又疯狂地倾盆而下,迫使我们三个赶快从屋顶下来,跑进那个依旧完好的河边小屋。我们在那儿聊到深夜,对刚刚看到的情景不敢置信。

第二天,我开车把这两位朝圣的和尚送回文明世界,就此结束了这个令人惊奇的小故事:蜿蜒的腾龙前来终点站,迎接从旧金山到华盛顿大理石山完成千英里艰巨之行的两位朝圣僧人。

恭录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 第493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巨龙现身,迎接这两位朝圣的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