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菩提海 发表于 2019-7-19 08:52:05

我是如何用十八个月的时间,完全断了肉食的呢?

降伏“食肉阴魔”
蔡丽丽 文摘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第363期
这一切得从我来圣城参加第一次禅七说起……1995年冬,我第一次由菲律宾跨进圣城禅堂时,除了身上的冬衣,什么都没带来。当时毫无经验,连“坐禅”是什么都不知道,当然更不知道应该准备一条盖腿的毯子了。

暂时脱离原本“企业经营式的生活”形态,我决定重新安排自己的时间,投入每日14小时的禅修:早上七点进禅堂,直到晚间听完上人开示,才回寮房;跳上床,倒头就睡。

头几天,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静坐中我可以相当程度地管住自己的念头。我戴着一只大表面的塑胶手表,可以清楚看见自己正在宗教的路上分分秒秒定着。我将自己每一分钟所忍受的痛苦,供养给一尊佛或一尊菩萨,就这么一支香一支香地熬,经常两腿疼痛,连头脑一并麻痺。

接着,大概是第二个礼拜吧,突然间我面前的佛像似乎活动了起来,其中两尊佛像是在谈论我。确定日期或详细的谈话内容,我不记得了,因为上人再三提醒我们,不要在意种种的境界。不过我仍然记得对话主要内容──如果我想尝到真正的禅味,就必须完全吃素。当时我直觉反应是:“喔!不行!我可不希望这样!”谈话就此打住了。

二十一天的禅七,我每天都聆听上人开示的录音带,点点滴滴地拼凑对禅的认知。禅七结束之后,我开始读《楞严经》,经中提到修禅而不断荤腥不持斋,是十分危险的,尤其是对那些长坐的禅修者,很容易就会误入种种魔境而出不来。

也因为我贪着想体验禅的境界,从此我开始认真地断绝肉食,从平常最爱吃的各地山珍海味开始。接下来,切断每天必吃的红肉类,之后再将白肉类从菜单里取消,最后断的是蛋和牛油。总而言之,自从我在禅堂不小心听到“两尊佛像的对话”之后,前后大约花了十八个月的时间,才完全断了肉食。

我是如何将肉类彻底从日常饮食中请出去的呢?的确,这需要运用许多的想像力及方法来完成。在这十八个月期间,我为自己设定了种种阶段性的犒赏,直到这断肉之举光彩圆满地落幕,细节我不详述了。总之,在我切断最后两样非素食──蛋和牛油之前,我享受了一顿最丰盛的美食。

记得是 1997年夏天一个清新晴朗的早晨,我特意跑去旧金山联合广场,位于希尔顿大饭店对面转角处一间向往已久的小咖啡屋;1960年代的设计风格,弧形的长台配着高脚椅。印象中那是我吃过最棒的一顿早餐,或许是因为我知道那是我仅剩的最后几顿“非素食”早餐吧!打从1975年念大学以来,就从没吃到那么美味的肉桂土司和咖啡,那餐的肉桂土司还是放在烤肉架上烘烤出来的呢!

罢了,这一切已成历史……。现在我仍然参加圣城的禅七修习静坐,但我不再像以往那么在意来来去去的境界了。目前我所在意的是如何能制心一处,静坐时能不受妄念打扰。

不吃肉的日子是怎样过下来的呢?嗯……,首先要感谢那些制造桂格麦片的厂商,其次再感谢那些种咖啡豆、可可豆的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是如何用十八个月的时间,完全断了肉食的呢?